來源:生活報

  原標題:

  從硬板票到機打票還有站臺票、常備客票、國際列車聯票

  齊市退休鐵路職工趙玉君收藏4000張火車票見證中國速度

上世紀七八十年代車上補票用的手寫代用票上世紀七八十年代車上補票用的手寫代用票
曾經短暫出現的背面帶廣告的火車票曾經短暫出現的背面帶廣告的火車票

  生活報訊 一張小小的火車票,就是一段旅程的見證,也可以是時代的見證。24日,記者來到齊齊哈爾退休鐵路職工趙玉君家,聽老人講述自己的收藏故事,不同年代火車票的變化,見證了幾十年年來鐵路發展的變遷。

  興趣始于站臺票退休后開始收藏火車票

  年近古稀的趙玉君1952年出生,是一名鐵路退休職工。他告訴記者,自己收藏火車票的興趣源自1984年開始出現彩色站臺票。“原來咱們在車站買的站臺票都是小硬紙殼的,1984年,開始印彩色站臺票了,1塊錢一張。因為這個站臺票當中有很多鐵路站景,我就開始對收藏站臺票產生興趣。站臺票收藏比較多的時候,還參加過一回全國的門劵展覽,我把哈爾濱鐵路局的站臺票送去參展了。

  “2012年我退休后,就開始收藏鐵路客運票證。我收集最早的火車票是上個世紀五十年代的,不好找,也是我在集友那里要來的,那時候的票還是繁體字印的。后來六十年代的、七八十年代的相對好找。這種卡片式車票,我們叫做常備客票,是指每天運送旅客超過10人的,就印出這樣的票。其他票據中時間、車次、到站都是手寫的,比較麻煩。這個票用的年頭最多,一直沿用到1996年,然后出現了電子客票。”

  硬板票到機打票4000張火車票見證巨變

  趙玉君告訴記者,看著不同年代的4000張火車票,感受到的是鐵路的巨大發展變化:“我是上個世紀60年代末參加工作的。那時鐵路運力弱,買票也難,經常帶座的票買不到,就連站票都買不到。那個年代坐臥鋪的很少,一般都是硬座,能坐硬座出門已經很了不起了。”

  記者看到,趙玉君收藏的不只是普通旅客乘車時的火車票,還包括不同年代的代用票、補票、客雜票、國際列車聯票等很多普通旅客從未見過的火車票,令人大開眼界。

  “當年齊齊哈爾到哈爾濱票價5元,還是臥鋪。那時候慢車哈齊間288公里,睡一宿覺8個小時到。現在有了高鐵,齊齊哈爾到哈爾濱只需一個半點。幾十年來,售票史上發生了多次變革,有了電腦以后,從硬板票變成了機打電子票,還可以用手機訂票,刷臉進站……可以說,這4000張火車票,見證了近70年來咱們國家的強盛和鐵路的發展變化。”趙玉君告訴記者。